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    © werhe 论坛元老   /  2019-8-14 08:03  /   0 人收藏 版权:保留作者信息


    夜花
      没有道理,咒骂自己。

      以为没有文字的日子会快乐一些,以为封锁了过去的所有痕迹会忘记,但是可以吗?那个黑夜里、繁华里、喧闹里寂寞的灵魂在无人的角落里低声吟唱,过去象一把刀深深的镌刻在心之最深处抹不去,却在你无意的触摸里深刻的疼。

      

      夜花

      ——靳轻

      

      

        就这样漠然的坐在电脑前,一动也不动,任屏幕里的文字化为恐怖的幽灵屏保张牙舞爪地向我扑啮过来,这样坐多久了?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一个人在慢慢的远离,越走越远,终于消失在模糊的视线里。三维动画里的幽灵“轰”地一下来到我的面前,眨眼一会又消失不见,可幽灵还会再来,他呢?谁说过:“幸福来得太快,也会走得太快”。我不知道我现在想要什么,我不知道当他又和以前一样告诉我他爱我他离不开我他要我回来时,我会喜悦大过心痛呢?还是痛心大过喜悦?

      我一遍遍的回忆着,那些说过的话语,曾经的欢笑,曾经的争吵,和伪装的冷漠。

      三十岁的女人,是不是该少一些无病呻吟的文字,是不是该成熟、深刻?不可以小资,风花雪月是小女孩的故事,如此的年纪怎可以让人嘲弄其无知的幼稚。

      没有道理,咒骂自己。

      以为没有文字的日子会快乐一些,以为封锁了过去的所有痕迹会忘记,但是可以吗?那个黑夜里、繁华里、喧闹里寂寞的灵魂在无人的角落里低声吟唱,过去象一把刀深深的镌刻在心之最深处抹不去,却在你无意的触摸里深刻的疼。

      熬夜、酒、香烟,催老红颜。

      戒不掉,知道是毒,却上了瘾。

      思绪散乱,身体疲惫,醉了,却不愿再独自品尝醉了的滋味。

      我试着自己把自己灌醉,醉却不如不醉,头在欲裂的眩晕里,体会比身体更痛的滋味。

      白日里看别人买醉,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"还有那些堕落的灵魂。

      没有缘由的羡慕,羡慕他们简单的思想,和放纵里丑陋的快乐,看明白了那些暧昧的目光,只是把视线穿越那些诱惑,空灵的放逐于无限远的黑暗里,除了笑,还是笑。

      堕落吧,告诉自哪里治白癜风最专业"己。

      不可以,所以笑。

      假正经,我听清了我冷漠的把一打钞票摔给那个男人时他恶毒的谩骂,还是笑。

      昏暗的灯光里,没人看到我流下的眼泪,滑落,无声无息。

      在水里,那根救命的浮木已经漂走,我在下沉,谁来救我。

      大声的喊,惊醒。

      是一场梦,身边空无一人,梦里的情景依然清晰。

      我的救命的浮木,漂走了,我该如何继续游走,拼命,拼命抓住,抓住了,是否自己就可以安稳的活,继续依靠这危险的救命的浮木过活吗?还是回到岸上来,即使无趣,但会安全。

      不,我宁愿死,我要我的浮木,无论它给我多少的危险,但是他曾经在我要溺水而死的时候救了我,我怎可以放手,不可以,即使和他一起沉入水底,我愿意。

      梦醒了,但是我抓住了那片浮木,牢牢地,不愿松手,无论过去多久,仍然飘浮在我的生命里。

      为什么总是喜欢哭,眼泪在流出来的那一刻,却被强行堵住,不是不想,而是不允许,是怕,怕这一哭把一切都打碎,一切的冷漠,苦苦筑起的高墙在一瞬间被摧毁。

      还是忍不住,眼泪流下来,思念措手不及的迅速包围了我,强烈的熟悉的感觉一点点的深入、侵蚀,我动摇了,我,我,我不要理智了,不要骄傲了,不要苛求了,不要固执了,不要解脱了,不要了。

      不,不可以,继续用冷漠驱赶动摇。

      冷漠是因为害怕受伤,拒绝挣扎,恐惧了这种煎熬,害怕了这份错误,绝望了这样的感情,所以,即使伤害并不想伤害的人,也在所不惜,只为了不让自己受伤。

      自私如我。

      只是我一开始并不知道,在伤害别人的同时,也会重重的伤到了自己。

      在自己的角落里,自己舔伤。

      难道真的要带着遍麟伤的走吗?

      凌晨1点了,天使是不是该回家了。象天使的一颗泪滴,游离于夜色间,绝望的寻找快乐。

      点击一下回车,幽灵消失。轻轻点击了一下鼠标,进入我看看,喜欢看别人的心情故事,我想从这里找到共鸣,因为只有这样,我才有勇气继续把这种选择进行下去。也许为自己等待找个借口,可是明白这种等待有多么的无望,是无望吗?我几乎已经从无望变成了绝望。末路天涯,如果已经走到末路,那么你还能从这里找回我的天涯吗?

      我怎么会不希望爱呢?只是我害怕我们这样危险的爱情最终会象啼血的杜鹃一样,在悲鸣中慢慢接近死亡。

      所以,我选择了逃离

      我真的逃得掉吗?

      努力想他的不好,一切一切的不好,可是那又怎样呢?好与不好都是我自己选择的,丑陋和美好都是我自己愿意靠近的,我的解脱又在哪里呢?是不是也得要一个人来骂醒呢?我拉开窗户望着满天繁星,听说一颗星星就是一个人的灵魂,我想找到自己的灵魂,一个刻满相思的灵魂,从星星上看起来会不会特别耀眼呢?我更想找到他的灵魂,看看他的灵魂上有没有写上相思。

      不去想了,进了一个聊天室,胡言乱语,每一句话之后,都不忘加上“嘻嘻”,“呵呵”,我要让别人感觉到我现在在笑,我一直在笑,我喜欢笑,我很快乐。午夜的心都是寂寞的,有人在问,寻找放纵吗?要性吗?我不敢再停留了,迅速的逃走。

      退出了聊天室,在网路上,我感觉就象是站在大街上一样无所适从起来,我不知道我下一步该去哪里……

      我没办法虚伪,虚伪的说我有多么坚强,说我不知道疲惫和软弱,北京中科白癜风康复明星"说我可以诗意的把伤口看作身体上的莲花,哈,我做不到,算是我够真实吗?

      也许我本来就脆弱的不堪一击,即使在伤害别人的时候,自己却伤的更重 。

      听说暗夜花会开,我听到花开的声音,象什么东西被打碎,一块块,无形的只有声音。

      想到了解剖,一刀刀的细细的口子,让身体一点点绽放,象一朵花……

        暗夜,你聆听过花开的声音么?当一切沉溺的情绪消散,一切在灵魂中是否已是群山之后,花开漫天……

        

        

        

        

        

        

      

      联系方式:(电话)0435--2685217|(Email)binger007@hotmail.com|(OICQ)19975721|
    分享至 : QQ空间
    收藏

    0 个回复